•   

    日本最着名的园艺师终生却只做着最孤苦的劳动

    日本最着名的园艺师终生却只做着最孤苦的劳动

    日本最着名的园艺师终生却只做着最孤苦的劳动

    日本最着名的园艺师终生却只做着最孤苦的劳动

       四年后,这棵树奇迹般地活了,枝繁叶茂,现在每年都结果无数,实在是太神奇了。 21岁那年,我开始浪迹各国,跑了很多国家,登上位于婆罗洲的京那巴鲁山(婆罗洲岛为世界第三大岛,由印尼、马来西亚及汶莱三个国家管辖,京那巴鲁山属于马来西亚境内)。 树龄上百年的橄榄树、极其珍贵的仙人掌、非常稀有的日本盆栽、日本本地的树也有,南美也都有,多肉类型的热带植物是我的最爱。 我们还做很多植物实验,比如说根据需求,控制花的开花时期,总之就是想做迄今为止没人做过的事。 除了创建自己的植物园,我还把这些年旅途中找到的珍奇植物编写成了一本书《幻奇植物园》,书中的插画邀请了“SORAMIMI工房”来绘制,是由四位武藏野美术大学的学生组成的绘画工作室。 为了成为一名合格的植物猎人,我进行了长达10年的修行,训练搬花、捆扎、力道、角度、手法等,都是基本功。 2017年末,因为各种机缘,我们找到一棵巨大的罗汉柏,最终将它安放在神户港口,希望能为阪神大地震、311东日本大地震以及熊本大地震的受灾灵魂祈福,并且传达希望。 另外,每一天,我都去山里,去田里,跟着懂山的职人,去长野的山,岐阜的山,和歌山的山,走遍全国各地的山,去找树,去搬树,整整过了10年,我没有在公众眼前出现过。 一般大件植物都是船运,从南半球过来大约三周,欧洲过来的话一个月,南美需要的时间就更久了。 在我之前,家里都只是做日本国内的植物买卖,继承之后我做的第一个改变就是,将地球上的各种珍奇植物引进日本。要说有什么标准,那就是我喜欢。 现在我每年基本要去近20个国家,农场、森林、深山、沙漠,世界各地都分布着我的“植物线人”,他们会给我提供珍奇罕见的植物情报。 京那巴鲁山标高超过4000公尺,同时拥有地球上的所有环境:热带、亚热带、温带、冷温带、寒带,在此生长的植物也因而有着独特的演化方式,对植物学者来说,是宛如圣山般的存在。 我第一次找到这些有啤酒肚的佛肚树时,光是送回日本的运费就花了8万美元,并且一旦在日本植物的健康程度过不了检疫标准,一切都得打水漂。 每每当我发现某种稀有植物后,我经常会兴奋到想要跳起来。当我看到它,我就知道,自己要带它回家。 10年间,我每天都在工作,但凡有连续几天的休息日,我就会拿着攒下的钱买机票去国外,去走走我从未踏过的土地,见见那些等待着我的植物们。 我的家族从1868年就开始做植物供应商,作为家里的第五代,我希望能做出一些改变。 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后,为了给灾民祈福,我在西班牙找到一棵树龄1000年的橄榄树,并将这棵枯树种在了小豆岛上。 这个植物园是在2012年建造的,可以说是植物疗养院,也是我的大仓库、植物研究所和展示空间。 最终统计说有近140万人来参观这棵树,一棵树居然有能量将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,这让我很感动,也在此感受到了植物的力量、大自然的力量。 有一次我在海关迎接一批树,结果集装箱门一打开,树上已经长满了虫,最后只能就地焚烧,全部销毁,那一次真的非常非常痛心了,绿化树苗代价外最贵种绿化的好处园林招工...,我甚至都哭了。 我一直在野外活动,整个人的皮肤都比一般人厚,像赤手攀岩石、爬上满身是刺的树木,基本也都不会受伤,可能大自然也认我是个朋友吧。 爬上树的那一瞬间,我心里充满着感动,眼前是茫茫山群,脚踩着厚实的大树,真是被大自然所震撼,那个瞬间我知道,这将是我一生的工作,我的天职。 这些经历也让我认知到这份工作最重要的,就是我把这棵树带回日本,自己是否能养活它,如何活用这棵树。 这个植物园刚成立的时候,只有几个社员,而现在已经有40多个人了,也算是大集体了。 这种神奇的植物对我产生巨大冲击,看上去很脆弱的植物,其实却拥有最神奇的生命力量。 很多人都会问我,你能和植物对话吗?当我狂热地拥抱它们、看着它们的时候,我觉得自己的确在和它们交流:“今天是元气满满呢!”“今天是不是有点累了?” 我在那比云还高的山上,遇见了食人花,还有世界上最大的食虫植物──猪笼草。 然后是一系列繁琐的海关申报手续,等全部事宜搞定,这些植物还要在海上漂流数月,到达日本后还要经过正式的检疫检测才能出关。 那年回到日本,我开始参与家里的工作。那是一个夏天,为了给一位花道家寻找插花用的树枝,家里的老职人带我去山里。 有个说法,世界上脑袋最好使的植物学家知道近1万种的植物,也就是说全世界最了解植物的人也才只能掌握1/30的原种植物。 这棵树有30米高,重40吨,树龄高达150年,是从日本的富山县,用船运送过来的,历经了1000公里以上的航行。 很多时候,将一株年老且无人照看的古树运回日本,难度堪比搬山。首先要用专业技法将树根及附近的土壤全部掘出,然后借助吊车等机械小心吊起,经过清洗和包扎后,再将树种运走。 就像两个打拳击的选手,虽然过程中没有语言交流,但交战结束时会感觉到有某一个时刻,获得了交流。仅存于两个人之间的某种交流。

    上一篇:

    下一篇:

    园艺
    日本园艺店
    2019-11-07 07:18
    阅读数 2881
    评论数 1
I'm loading
 家电维修|北京赛车pk10